娄底民俗风情:“玉米冲”的由来

  梅山文化,点点滴滴的汇聚,集成古代文明的瑰宝,其中那些独特的地名传说,更是古老长河中迸出的浪花。地处新化县桑梓镇石窖村北面的前程村,俗名叫玉米冲,讲起这一地名原由,是一段沧桑久远而讽渝深刻的故事。

  康熙中叶,石窖大院子中有一科举考生叫扶正德,进士后被任命永州府江华县教谕、新田县教谕、永州府训导等职,在外从政多年后乘马回家省亲。由于当时礼节是如若外祖父家离的较近的徒步才显得尊重(扶正德去外祖父家只几里路程,即该镇满竹村),扶正德遂将马羁于石窖村父母家,步行去外祖父家。有一夜间,马挣脱缰绳奔至北面的前程村院边,偷吃了老农杨氏家玉米苗。因为玉米苗被糟蹋得太惨,杨老农遂将马赶回窖村,并将“马吃玉米”一事告知了扶正德之父扶登熙。扶父将马关好。马由于吃青苗太多而腹泻,扶登熙一面派人去找儿子扶正德,一面请兽医医马,又请人处理“马吃玉米”一事。

  扶登熙是一位仁智、诚信、厚德载道的长者。他思忖着:回家省亲的儿子是怎样在外为官的呢?地方绅士又会怎样处理“马吃玉米”一事呢”他带着疑问、饱含期待请乡村士绅着手处理。士绅们惧怕扶正德,商榷其事时,都说杨老农田地外篱笆未修结实,玉米苗被马吃了最多赔两石谷钱,但一匹好马因吃多了而得病,杨老农应该赔马,最后判决要求杨老农交赔马押金二十石谷钱。杨老农回家后嚎啕大哭,因一时找不到押金而痛不欲生。第二天,扶正德从满竹归来,问父亲怎么处理“马吃玉米”一事,父亲将原委一一告诉了儿子。扶正德听后勃然大怒,指责父亲矜其子为官而欺压良民,呵斥士绅不讲公理而巴结官吏。遂将审案之人一一请来。再议此事,并当场表明自己的看法:“政者,正也,子率先正,孰能不正;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你们何该作出如此不公道的结论来。农民望作望收,青苗被吃还要交赔马押金,天理人心,讵能如此?”扶正德当即掏出钱来赔偿杨老农的玉米苗钱,那些士绅们悻悻而去。扶登熙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我是试试你在外是如何为官的,为暴为仁,是贪是廉?同时也看看乡间士绅如何受理民事纠纷呀!”

  尔后,扶登熙夫妇名声大振,扶家与人为善,做了不少好事。“马吃玉米”一事也在当地广为传说,玉米冲地名也因此而来,前程村也同是怀念“贤人”的原由而得名。

打印本页 我要纠错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