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民俗风情:猎俗

  在湄江一带,梅山人打猎,多为群体行动,十来人或几十人为一群。打猎前,由掌坛师傅发出信息,筹集狩猎资金,或由寨(峒)主代集资金。大家凑足资金,然后,掌坛师傅再择定吉日召集众猎手。上山前,用三牲米酒,点上香烛、纸钱,杀鸡洒血,占卜问卦,祷告祈请梅山神保佑出师有获,平安归来。打猎群体进山后,分头守卡,围打野物,均不说话,以吹奏梅筒为信号。一旦捕获了猎物,先将兽头、蹄脚、尾砍下,以谢梅神,再煮一大锅野物——野猪、虎、狼的内脏,凡在场者,无论是外来客人,还是路过看热闹者,见者有份。而兽头、蹄、尾则分给掌坛师傅或打猎铳手,兽肉按打猎者、围山者、抬兽者与猎狗均分,这是原始共产主义分配原则的遗俗。 

  另一种是“带梅山”。猎人封山诱捕,先看准一座山,在适当的路口设置陷阱,或装上器械,如袋弩、挽吊、放笼,装垄铳,下夹子,附近则结草为标,告诫过路行人绕道。猎人围着山脚走一圈,念起梅山咒,野物只能进山不能出山,然后再夹起土地,叫土地神驱赶野兽“上套”,回家后,等第二天收货。野兽上套,外人不敢偷取,怕遭报应。封山时间不能过长,最多七天内要解禁,土地神不能夹得太久,否则神法失灵。梅山人过一天、两天便取货。如封山太多太久,布套太多太散,获货不一定多。另有一种人带了梅山,梅山晚上便托梦,告诉所获野物在什么方向,什么山头,有什么野兽,一一指明,带梅山人则可满载而归。其中主人、客人吃了其肉,不能说“谢谢”,要说下次还来。

  打猎,不是随意可猎的,梅山教有《围猎经》,祈请梅山神,要“投坛”,诚请“启教宗师”、“无名天子”、“三洞梅山大王”、“后营三位夫人”来显灵,一一授法术、赐令剑、定规矩、发请帖、施号令、开山门。围猎凯旋后,要谢师父,须备神衣、纸马、五根香、进钱五台、高标五个,口念《请圣口诀》,并要问卦,求下次财源。猎人、巫师除念咒、诵经外,还唱有关梅山神的一些歌谣,如:“梅山公,梅山婆,梅山公公打赤脚,背上背支铁鸟铳,上山打只野猪婆。”扮演梅山神的打赤脚、穿草鞋,身背八卦图,似一曲短剧。但多数要念咒语,如《请梅山神》:“弟子叩请梅山法主:梅山法主大将军,头戴红炉烧邪鬼,眼是铜铃日月精。日在阳间通祸福,晚在阴府点雄兵。点起阴兵出洞口,点起阳兵出洞门,阴阳两界和兵足,捕山打猎捉牲禽。”

  打猎民俗,体现了梅山人在当时屈服于鬼神的前提下的大无畏精神,以勇敢,尤其是智慧使万物为我所用,战胜兽灾,获取生活资料。在生产、生活资料分配方式上,也体现了平均原始共产主义若干特点,同时又体现了私有制多劳多得的特色,掌坛师、铳手可多分。另外,不言“谢谢”,体现了梅山人为人直爽、不讲客套的特色。

  梅山人生活在梅山教神秘的氛围之中。掮棚放鸭,捕鱼摸虾,请巫师敬梅山老爷,杀鸡画符压煞等等习俗,都有明显的梅山文化特色。 

打印本页 我要纠错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