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政民互动>领导信箱>市公交总公司
 
请求协调政法部门严惩涉嫌故意伤害凶手张存辉并督促娄底公交公司、张存辉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的报告

关于请求协调政法部门严惩涉嫌故意伤害凶手张存辉并督促娄底公交公司、张存辉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的报告

 

尊敬的市政府领导:

我是年仅2岁受害人的母亲,家住娄底老技校。2017年5月24日12时左右,我家保姆张晚霞和小孩坐3路公交车回家,该车由司机张存辉驾驶。途经娄底有线电视台公交站时,张晚霞呼叫停车,张存辉未停过站,两人因此发生口角。到下一站时(市委党校前面),张存辉一脚急刹导致保姆张晚霞和小孩差点摔倒,进而引发两人打架。张晚霞从公交车驾驶室右侧地上捡起红色塑料桶朝张存辉扔去,张存辉伸手打了张晚霞手臂肩膀位置,后张晚霞跑到公交车后门附近捡起一个铁皮垃圾桶朝张存辉扔过去,张存辉捡起垃圾桶追张晚霞至公交车后门附近时,将垃圾桶朝张晚霞身上扔去,垃圾桶飞过张晚霞头顶,将张晚霞放在公交车后门车下的小孩头部砸伤,造成小孩脑内出血和骨折,脑外10多厘米长的伤痕,经司法鉴定为轻伤一级(鉴定结果附后)。

事情已将近两年了,小孩前期费用已花费已超过5万元(还在继续治疗之中)。住院期间前期长达半个多月时间,张存辉家属及涉事公交公司一直未出面过问受伤小孩伤情。后经我单位领导出面协调,2017年6月11日、6月20日、7月17日公交公司保卫科相关人员与我进行了三次面谈,另6月21日公交公司电话联系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即先付医疗费1.5万元(由张存辉放单位押金1.2万元和一个月工资组成),其余费用等法院宣判结果后再进行赔偿;7月17日谈到前期费用只认可1.6万元,后期治疗费0.5万元,共计赔款2.1万元。7月7日小孩复查结果不是很理想,脑内血肿没全消,只相对5月31日减轻,骨折没变。现小孩因精神方面受到创伤,受伤后的三个月每晚都是在哭声中度过,说话明显滞后于正常人,听医生说骨折需几年才能愈合。2018年4月递交了信访材料后,经信访局组织多次调解,最终于2019年4月29日因公交公司缺乏诚意赔偿金额太少宣布调解失败。

张存辉在公交车上扔东西,明知自己的行为很可能会造成周围人员的伤亡,但他放任这种结果的出现,最终导致小孩受伤,并且构成轻伤一级的后果。张存辉对伤害结果的发生是主观故意的,且客观上已造成小孩轻伤一级的结果。因此,张存辉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第384条关于故意伤害罪的规定,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应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刑事处罚。在本案中, 张存辉没有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没有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应当对其采取羁押措施,但人民检察院没有依法批捕,明显违背了法律规定。

此外,我们得知张存辉还有吸毒的犯罪行为。经公安机关查明,张存辉因吸毒于2012年被东莞市公安局凤岗分局行政处罚,后又继续吸毒,事发前三天又吸食冰毒麻古混合物。公交公司在录用工作人员时没有严格按照规定办理,不仅聘用吸毒人员驾驶公交车, 而且对聘用司机疏于管理。因此,对本案的发生,公交公司具有严重的过错,公交公司应当与张存辉一起,对小孩所受的伤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我们向您提出两点请求:1、请求协调政法部门查明事实,依法对张存辉进行逮捕,并追究刑事责任。2、请求督促娄底公交公司、张存辉共同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及后期治疗费用。

 

                                报告人:方淑珍

 

写 信 人:方淑珍
写信时间:2019-05-08
信件回复:

该事件发生之后, 我司高度重视, 立即责成相关人员积极主动地妥善处理该事件,承担我司相应责任。事情处理过程中,我司工作人员多次主动与伤者方进行沟通协调,但伤者一方却提出我司先行垫付医疗费5万元并支付赔偿金10万元的不合理要求(只能提供娄底市中心医院票据4955.45元,其余费用没有任何有效、合法凭据予以佐证,15万元的主张和要求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支持),导致事件一直未能解决。2018年10月和2019年4月,市信访局两次组织市国资委、我司及伤者方召开协调会,仍因伤者方无法提供赔偿依据而未能达成调解协议。我司已多次建议伤者方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解决该事情,我司将严格按照人民法院认定的赔偿责任来支付赔偿费用,但事发至今已两年有余,伤者方一直未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另关于张存辉吸毒一事,我司在2016年3月29日至3月31日由市禁毒支队全程指导监督,对我司全体驾驶员进行了毒检,张存辉检验为合格。在此事件发生后,我司已按相关管理制度与张存辉解除劳动合同。

最后,我司仍希望方女士能够依法依规走正当的法律程序来维护自身权益,妥善处理此案, 我司将积极主动、全力配合,确保案件的公正处理, 依法承担我司的相应法律责任。

回复部门:市公交总公司
回信时间:201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