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湖南要闻

湖南首条直飞非洲定期航班6月12日开通

  • 发布时间:2019-06-12 10:22
  • 保护视力色:
  • 收藏

6月12日,中部首条直飞肯尼亚、湖南首条直飞非洲的定期航班开通—— 

中非合作架起新“空中桥梁” 

  神秘非洲不再遥远。

  6月12日零时50分,中国南方航空CZ6043航班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腾空而起,飞向素有“东非小巴黎”之称的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这标志着,中部首条直飞肯尼亚、湖南首条直飞非洲的定期航班开通。

  预计经过约11小时40分钟航行后,航班将于北京时间6月12日12时30分(当地时间12日7时30分)抵达内罗毕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

  非洲“热土”不再是旅游“冷门” 

  首航航班客座率超96% 

  “第一次去非洲,好新鲜刺激!”11日晚,黄花机场T2航站楼,67岁的长沙市民金德纯在女儿和老伴的陪同下,准备开启充满期待的非洲之旅。

  金德纯在退休之后,去过东南亚、欧洲多个国家旅游。得知家门口开通了直达非洲的航线,她和老伴商量要去非洲转一转。

  “我女儿说,肯尼亚纳瓦沙湖的小龙虾非常出名,我们一定要去尝尝。”金德纯笑道,一家人都是“吃货”,要将肯尼亚和长沙的小龙虾比一比。

  金德纯的肯尼亚之行当然不只是为了美食。“非洲的屋脊”乞力马扎罗山、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马赛马拉大草原、莱瓦保护区等著名景点都是必去之地。6月中旬开始的非洲动物大迁徙,更是不可错过的盛大场景。

  “非洲在国际上是著名旅游地,但对于国内游客,尤其是湖南游客来说,长期以来都是‘冷门’目的地。”湖南三和国际旅行社运营总监王彝斌,此次率领60多人的游客团队乘坐首航航班。他惊喜地告诉记者,南航向社会发布开通非洲航线消息的两周之内,旅行社便接到了150名旅客的报名,“为此,我们迅速调整了产品结构,将非洲旅游产品常态化运营。”

  王彝斌介绍,过去受里程长、直航少的影响,国内去往非洲旅游的跟团游报价较高。以1个10天行程的跟团游为例,7月至9月的旺季报价可达3万至5万元。

  “非洲游,过去在国内一直属于中高端旅游产品。”王彝斌说,这次南航开通了长沙直飞非洲的定期航线后,跟团游价格有较大下降,吸引了不少普通百姓跟团旅游。“同比过去,旺季降价3000元至5000元,淡季可降价1万元左右。”

  首航航班上,就有不少旅客以不到1万元的价格跟团旅游。

  “首航航班销售火爆,259个座位的机票卖出了251张,客座率超过了96%。”南航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杨斌介绍,6月航班有较大优惠,经济舱票价往返3200元起,加税后价格在5092元左右。随着7月旺季到来,机票价格也将有所上升。

  为中非合作架起新的“空中桥梁” 

  长沙可通航“一带一路”沿线12国31城 

  6月27日,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将在长沙举办。这是中国与非洲国家重点实施“八大行动”中的第一条具体举措。

  今后,这一盛会将长久落户湖南,长沙直飞内罗毕航线也将为中非合作架起新的“空中桥梁”。

  非洲互联网电商平台Kilimall副总裁宋金伟感受最深。“原来我们的货物要通过广州集散,再往返肯尼亚。现在,货物可以直接在长沙进出关,极大提升了物流效率,也降低了我们的货运成本。”

  Kilimall的名字,来源于非洲乞力马扎罗山的英文Kilimanjaro。这家东非本土领先电商,由长沙企业非拓信息技术开发运营。经过近5年的运营,该电商平台最高日订单达10万笔,为近千万名非洲用户带去各类高性价比的商品,成为当地消费者信赖和喜爱的购物渠道之一。这其中,湖南的服装、箱包等商品在非洲倍受欢迎。

  据南航湖南分公司介绍,长沙直飞内罗毕航线开通后,除了旅客购票火爆,货运订单也不断涌来。目前已收到多家湖南企业的服装、假发、农机配件订单和非洲企业的鲜花、咖啡订单。

  “正是因为这条航线的开通,公司已计划在内罗毕开设分公司。”湖南三和国际旅行社运营总监王彝斌透露,湖南在非洲投资的企业超过120家,航线开通后,两地旅游、经贸往来将更加密切,公司也将拓宽新的国际出行服务市场。

  “这条航线连接的不仅仅是长沙与内罗毕。”南航湖南分公司总经理杨斌表示,长沙“空铁”转乘非常便捷,周边旅客可通过“空铁”联运至长沙后直飞内罗毕;在内罗毕也可非常方便地前往亚的斯亚贝巴、约翰内斯堡、达累斯萨拉姆、卢萨卡、拉各斯等非洲主要城市。非洲旅客从内罗毕抵达长沙后,可搭乘南航航班前往北上广、成都、西安等国内大中城市。

  目前,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已开通航线260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46条。从长沙乘飞机出发,可通航“一带一路”沿线12个国家的31个城市和“四小时国际航空圈”的12个国家23个城市。

  长沙直飞内罗毕航线开通后,标志着黄花机场已构建起了辐射东亚、东南亚、南亚三大核心腹地,连接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的航线网络。

  (文/邓晶琎 刘恒)

打印本页 我要纠错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